您的位置 > 龙8国际官网 > 精选 > 顽疾难医的经济危机——读《疯狂、惊恐和崩溃-金融危机史》有感

顽疾难医的经济危机——读《疯狂、惊恐和崩溃-金融危机史》有感

来源:经管之家 | 2015-11-03 | 发布:经管之家



导语:通过《疯狂、惊恐和崩溃-金融危机史》一书的阅读,探究金融危机的历史,读懂危机下的秘密,展现金融危机的起因和应对措施。



人类的金融史有多久,金融危机史就有多久。似乎金融的每一次发展都伴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而金融危机的出现又引导金融新一轮的改革。纵观金融危机史,我们时常听到的几个词就是“疯狂”、“惊恐”、“崩溃”,这些描述人类心理的词汇看似与金融危机没什么关系,但剥开危机的层层迷雾,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金融危机也是一场心理危机。


一、关于本书想说的话


诚然,对于这方面的知识的尚且掌握的并不十分的充分,而且短短的一篇论文并不能提及金融危机的各个方面,我也只能从本书和其他金融危机资料中谈一下关于金融危机的看法。由于本书专业性很强,对于初学者的我看起来略微有些吃力,但不可否认,其作者金德尔伯格以其扎实的金融学功底,精炼生动的语言论述,详尽而经典的金融危机案例,独到而深刻的学术观点深深的折服了我。
1978年本书出了第一版,主要讨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金融危机。主要讨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金融危机。1987年10月19日的“黑色星期一”,再加上对较早前危机的更多研究,至少对我来说,表明有必要对第一版进行更新。1990年1月日本经济的崩溃促使本书第三版的诞生。第三版至今又有一些日子了。第四版对读者来说可能会觉得没有必要,它的问世可能只是出于作者的职业需要。推动力部分是来源于1994~1995年间的墨西哥危机,但更多的是由于1997~1998年的东亚危机,殷鉴不远。此外,与过去一样,其他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的研究已填补了历史中的一些空白,本书也加以吸收,以充实前后发展的讨论。此外,本书也有一定局限性:早期著作重在叙述,所用数据相对不多。由于本书出版的时间,其对2000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并无提及,我通过一些阅读,在本文中对其做了部分的分析。
二、金融危机如何发生?
经济活动总是经历这样的周期与往复:经济活动沉寂、经济状况改善、信心增强、经济繁荣、市场骚动、过度贸易、风云突变、经济增长面临压力、滞涨,最终再次以经济活动沉寂而告终。金融危机的特点各有不同,但其步骤和过程却十分相似。首先是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家庭财富随之水涨船高,家庭消费支出也随之增加,整个社会笼罩在亢奋的情绪下,认为这是“从未有过的机遇”。接着,资产价格涨至最高点,转而掉头下跌,泡沫的破灭带来商品、房地产、股票价格的大幅下降,甚至出现崩溃或金融危机。有的金融危机并不表现为资产或证券价格的快速下跌,而表现为某些借款人债务的急剧增长。
金德尔伯格用海曼明斯基的模型来解释发生在美国、英国和其他市场经济国家的金融危机。明斯基着重分析了信贷供应的顺周期变化,即当经济景气时银行信贷投放扩大,而在经济衰退时信贷供应规模收缩。
本书记载最早的金融危机发生在1622年的罗马帝国,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而在长达400多年的历史中,金融危机如挥之不去的噩梦,不断的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中。早期的金融危机的发生,与战争和政治,疫病与农业紧密相关,而随着资本市场的日益繁荣和金融创新的不断深化,金融危机发生的似乎越来越频繁,造成的损失越来越严重,波及范围也从局部扩展到全球。2008年的金融危机,损失超过数千亿美元,3千万人失业,全世界或有5千万人重新回到贫困线。此次危机,人们常常拿他与1929年的大萧条相提并论,或许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这一次并未出现像大萧条时期那样饿死数百万人的惨状。
1929年时的金融危机对美国人的打击不可谓不沉重,期间出现了严重的挤兑危机,当一家银行由于流动性受限而出现无法支付存款的危机时,恐慌迅速的在所有的银行间传播,所有人都害怕自己的存款取不出来,都排在银行门口急切的希望将存款提取出来,由于流动性不足,数千家银行相继倒闭,而当时的政府对其采取措施为时已晚。1933年相应出台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使金融业被严格地监管,商业银行不能用存款储蓄进行投机贸易,其在一方面稳定了当时的金融市场,减少了银行的过度投机,但在另一方面也束缚了商业银行的发展,使银行存款的真实收益率为负及许多金融工具的实际收益率为负。而随之也产生了一系列金融创新以应对严格地管制。
80年代以后,里根政府的宽松财政政策逐渐打破这种限制,允许使用存款进行投机性活动,促进了美国金融领域的崛起,直至1999年克林顿签署《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彻底结束银行分业的状态,走向混业化。于是,我们看到纽约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华尔街成为世界金融的神圣殿堂,我们看到整个世界为之疯狂的资本游戏是如何让人一夜暴富,名声大噪,不断跳动的红绿波动线下的博弈与贪婪,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贪婪的,而资本的市场中,我们似乎没有立场只有利益。
90年代,一位英国经济学家曾用巨大的赌场作为比喻,他认为现代金融市场具备了赌场的所有要素,赌徒,赌局,赌资,筹码和规则。也像赌场一样充满着投机与风险。这是一场资本的盛宴,同时又频繁地上演一次次的金融危机:90年代以来,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危机,墨西哥金融危机,亚洲金融风暴,互联网泡沫等等,到至今的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
危机的成因各有不同:例如,日本在90年代初产生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其形成的主要原因有: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大多数证券资产的真实收益率为负,只有房地产的真实收益率为正。土地是最好的投资工具,因为土地永远稀缺。另外,金融的自由化和基础货币的快速增长也都推动了房地产泡沫的形成。亚洲的金融危机,由于东亚各国那是经济增长一度十分强劲,羊群效应使许多东亚国家钉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大量借入外币计价的债务,对房地产进行投机交易,使得当其本国物价水平提高时,本币被高估。08年的美国随即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主要由于过度地追求市场效率,投行经营模式的激进转变,银行风险业务比重过重,对冲基金的择时交易,市场过度自由的监管与发展模式以及信用泛滥。与此同时,有关贪婪,欲望的指责接踵而至,其实所有的危机都逃不脱的诱因——贪婪!用一句话来说:“某一事物变幻越多,其本质就越难改变。”而各类危机阐述的一个共同的主题也就是-过度举债,债务催生的繁荣会令人产生错觉,其结局多数是悲惨的。
金融危机的引发往往与资产价格的泡沫破灭有关。然而,我们又如何知道泡沫何时会破灭?投机的狂热引起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股票,房地产),其投资也并非为了获得资本利得本身,而是每个人都希望以更高的价格卖出获得的资本利得。资金就像烫手的“土豆”从一个投资者手中传递到另一个投资者的手中,但其价格却一直在上涨。这是一种“博傻”行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是最傻的那个,都希望找到更傻的那个来以更高的价格买进那些资产。这样就形成了资产价格的泡沫,当泡沫无法再大时,总归是会破灭的,一旦破灭,资产价格下跌,引起巨大的恐慌,导致投资者纷纷抛出手头的资产,从而引起更为严重的资产价格下跌,最终导致市场的崩溃,引发金融危机。
三、如何应对金融危机?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政府应不应该在经济非理性繁荣时期刺破泡沫,是否需要最后贷款人,究竟应该由谁来充当?
有人支持对金融危机不加干预,选择放任自流:当经济遭遇危机时,政府对其干预越多,下次危机泡沫就会吹得越大,因为政府干预会带来道德风险,且给人们带来政府总会在危机时救市的预期,同时,许多经济学家相信恐慌会自行消失。认为市场中出现的问题是对以往过度投资的惩罚,恐慌犹如潮湿闷热气候不定的热带地区的雷阵雨,会是空气变得清新。
反驳者说:恐慌几乎都不是自生自灭的,历史上许多情况,当局出于某种原因,开始时决心不对市场施加干预,但最后发现不得不施于援手,并使得尽快的从金融危机中走了出来。 最后贷款人是市场实践的必然结果,早在经济学家想出应对危机的办法之前,就已经认识到,解决金融危机的药方是由货币当局发行某种银行家,商人及一般公众都愿意接受的票据。但当时是中央银行还是政府作为货币当局并不确定。其实这个问题直至今日仍无定论。
最后贷款应该是谁?其基本的矛盾是:如果市场知道它会得到最后贷款人的支持,他就会在下一轮经济高涨时期较少的甚至拒绝承担保证货币和资本市场有效运作的责任,最后贷款的公共产品弱化了银行体系保持稳健的责任。但如果无人来阻止因恐慌强行抛售商品、证券和其他产品及争抢有限的货币而产生的脱煤,所谓的合成谬误就会出现——市场中的每个人都急于解救自己,最终的结果是毁灭了大家。
在早期,一国或世界的最后贷款人往往是实力雄厚的大国承担。现在,国际上承担最后贷款人的一般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各国国内承贷最后贷款人职责的一般是各国的央行。国际最后贷款人的首要任务则是在货币汇率出现突然变化时,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平抑价格的波动。国内最后贷款人的首要任务是避免流动性不足演变为挤兑,避免银行在流动性不足时出现破产。他们在承担最后贷款人职责时,或多或少出现了问题:最后贷款时机选择的时滞性,把握最后贷款量的过多或过少以致无法起到理想的救助效果,国际最后贷款人更有其资金规模不够大,受大国主导和苛刻的救助条款等局限性。但不可否认,最后贷款人作为抵御金融危机的重要防线,它的作用不容小觑。

巴杰特认为最后贷款人应不受限制地放贷。中央银行一方面要拥有无限发钞权,阻止恐慌蔓延;另一方面又要让市场机制提高其自身避免未来恐慌的能力。如果繁荣是无法控制信用的扩张,危机时至少应采取措施防止信用的过度收缩。不让市场饥饿,多总比少要安全,过多的量总是能消化掉的。美国采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逐渐走出了08年的次贷危机。通货紧缩的办法最终会导致失业率提高,受影响的大多数是穷人,而导致危机的却是那些志得意满的官员和逐利的银行家们。


面对经济繁荣和过度投机,中央银行常常面临这样两难的困境:如果不按市场规律行事,将使得信贷市场进一步失去控制;如果按照市场规律行事,则可能刺破泡沫并引发市场崩溃。
现在我们常说的对金融市场的逆周期监管,在经济扩张时期,商业银行应累积较多的资本,计提更多的拨备以应对经济衰退时期的需要;在经济衰退时期,可以适当降低对商业银行资本的监管标准,促使商业银行增加信贷投放,推进经济的复苏,平抑经济周期性波动。时机的掌握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当经济发展到顶峰时,必须减慢速度同时又不要引发危机;当危机出现时,应当适当地等待公司破产倒闭,但不能等得过长,让危机扩散。
正如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在总结金融危机时引用的马克吐温的一句名言:“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押着同样的韵脚。”研究金融危机史或许并不能带给我们完美的指引,但却也是启示我们规避危机的参考。世界的财富正不断地从99%的人手中流向剩余的1%,金融似乎总是嫌贫爱富的。回顾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到最后仍然是最贫穷的人承担的最多,那些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依旧坐收数百万美元的薪酬,依旧在危机中全身而退而不被问责,美国的政府仍然是华尔街的政府。几百年来,我们不断的经历金融危机,不断的想要规避金融危机,但他依旧在不断地发生,过去,现在,未来,无法避免。而我们能做的是:让更加健全的市场体制引导资本的利用和金融的繁荣,让更加健康的政府监管压制投机的狂热和过度的贪婪,针对过度投机者的欺诈、作伪和贪污采取严格的法律问责,加强国际间的金融监管和政策的合作机制,将学术理论与实战经验相结合,让顽疾难医的金融危机的发生逐渐呈现可预期的和可控制的局面,降低危机的破坏程度和缩短危机的时间长度,减少危机的发生频率。

作者: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 姚佳英


本文由作者姚佳英授权经管之家发表,转载以及商业使用请联系经管之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经管之家立场


本文已经过优化显示,查看原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查看原文:http://tougao.jg.com.cn/article/10603.html
  1. 旧版入口
  2. 经管之家
  3. 人大经济论坛
  4. Peixun.Net
  5.   
京ICP备11001960号  京ICP证0905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4107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知识产权保护声明免责及隐私声明   主办单位:人大经济论坛 版权所有
联系QQ:2881989700  邮箱:service@pinggu.org
合作咨询电话:(010)62719935 广告合作电话:13661292478(刘老师)

投诉电话:(010)68466864 不良信息处理电话:(010)68466864